• 從戰略高度謀劃初級產品保供

    來源:中國經濟網  2022-08-15 10:02:34
    A+A- |舉報糾錯

      ——正確認識和把握初級產品供給保障(上)

      初級產品包括糧食、能源和礦產等,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性產品。我國擁有960萬平方公里的廣闊國土、19.18億畝耕地,2021年糧食產量13657億斤,原煤產量41.3億噸,原油產量1.99億噸。這構成了初級產品的基本家底。

      保障好初級產品供給,是一個重大的戰略性問題,必須加強戰略謀劃,及早作出調整,確保供給安全。

      初級產品至關重要

      對中國這樣一個發展中的人口大國來說,做好初級產品供給保障意義重大。無論是保障產業鏈供應鏈穩定、緩解實體經濟成本壓力,還是統籌發展和安全、做強國家安全的經濟基礎,都要求做好初級產品供給保障。

      ——加強初級產品供給保障,是國情使然。

      我國是14億多人口的大國,人均GDP超過1.2萬美元的超大經濟體,這意味著初級產品的國內需求規模極為龐大,城鄉居民生活不可或缺。2021年,我國工業增加值規模達37萬億元,貨物貿易進出口額為39萬億元,皆居世界第一,這意味著參與國際經濟大循環,我國需要有與世界工廠地位相匹配的初級產品供應。

      在許多人的傳統印象中,初級產品太常見、太基礎,技術含量有限、附加值不高,常常忽視其價值,甚至視為“衰落的行業”。然而,隨著各國經濟發展,全球資源能源需求持續上升,初級產品與制成品的“實力對比”已經悄然發生轉變。一些初級產品雖不像高新技術產品那樣“光鮮”,但因總量有限、不可再生、不可替代,往往在產業鏈中擁有更強的影響力與話語權。

      初級產品事關生存,雖然平時不顯山不露水,但關鍵時候、有事時候,其重要性可壓倒一切。盡管制成品尤其是高附加值的復雜制成品也很重要,但初級產品是經濟運行的基石,經濟活動和社會生活須臾離不了初級產品。初級產品供給保障能力強不強,直接決定著我國經濟發展的成色、韌性和抗沖擊能力,對國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加強初級產品供給保障,是現實所需。

      去年以來,部分國際大宗商品供給緊張、價格上漲,更凸顯了初級產品的稀缺性。今年以來,俄烏沖突嚴重影響全球糧食和能源供給,也使得初級產品成為焦點問題。

      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教授程國強介紹,俄烏作為全球糧食生產和出口大國,此次雙方沖突對全球糧食市場及供給格局影響重大。俄羅斯、烏克蘭是世界重要糧食供應國,在國際糧食市場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2021年,俄羅斯小麥出口3290萬噸,占全球18%;烏克蘭小麥出口2000萬噸,占全球10%;兩國玉米出口占全球19%,葵花籽油出口占全球63%,菜籽油出口占全球15%。

      中國石油大學(北京)俄羅斯中亞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劉乾分析,短期來看,俄烏沖突對全球能源市場正形成嚴重沖擊。從長期看,現有的國際能源體系將加速變革。俄羅斯出口的石油占全球石油貿易量的10%,出口的天然氣占全球貿易量的近20%。俄烏沖突導致的地緣政治局勢緊張,將影響市場供需體系的平衡。無論是沙特還是美國,短期內都不具備完全替代俄羅斯的可能性。全球能源供需緊張、西方的金融制裁以及俄羅斯以盧布結算能源資源產品的反制措施,正在嚴重沖擊國際能源定價體系和結算體系。

      ——加強初級產品供給保障,是長遠戰略。

      “基礎不牢,地動山搖!背跫壆a品供給是國民經濟最基礎的部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段炳德認為,無論是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還是經濟發展需要保持一定增速,都意味著對初級產品的需求處于持續上升期。中國社會科學院當代中國研究所研究員鐘瑛說,沉著應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新冠肺炎疫情,需要我國統籌發展和安全,尤其是注重保護產業鏈安全和初級產品保障安全。這體現中央經濟政策的底線思維,強調在極限的情況下,保障中國的石油、糧食等初級戰略物資能夠自給自足,并增加儲量。

      種種跡象顯示,關鍵初級產品的稀缺性在上升。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2022年全球十大趨勢展望》,提出由于主要大國爭奪關鍵資源能源、確保安全供應及主導能源結構轉型的博弈不斷升級,全球初級產品的供求仍將處于嚴重失衡狀態,初級產品價格波動風險和可獲得性風險將更加凸顯。一方面,初級產品價格波動對出口國和進口國產生了不對稱影響,尤其是對于進口國,初級產品價格上升會影響國內原材料的投入成本,進而對其通貨膨脹率、進出口貿易、本幣匯率和國際收支等產生不利影響,而出口國的資源民族主義抬頭,可能進一步抬升關鍵初級產品的稀缺性。另一方面,低碳發展對初級產品供求關系帶來的影響不容忽視。隨著低碳經濟的快速發展,銅、鎳、鈷、鋰、稀土等稀有金屬的需求正在大幅上升,大國對稀有資源的爭奪將進一步加劇。

      保障形勢不容樂觀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高度重視初級產品保障供給。糧食生產實現十八連豐,自然資源利用取得重大進展,深入推進能源革命,為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奠定堅實基礎。不過,做好初級產品供給保障任務十分艱巨,有的種類初級產品進口依存度已經比較高。比如,石油、鐵礦石、大豆等對外依存度較高,一些資源和原料的進口比重還在上升。最近幾年,越來越多的初級產品開始依賴國際市場。

      我國是初級產品生產和需求大國。自2002年以來,我國初級產品進口占總進口的比重處于上升趨勢,此后雖然有所回落,但自2016年開始再度攀升。截至2021年12月,我國進口初級產品占總進口的比重為36.3%,已經連續6個月在36%以上。同時,我國初級產品貿易逆差為746.4億美元,處于歷史高位;而2021年8月更是一度達到創歷史的794.3億美元。如果分品種來看,感知會更清晰。

      一看糧食。在國家糧食安全新戰略下,國家實施藏糧于地、藏糧于技,抓住耕地和種子兩個關鍵,不斷提高農業綜合生產能力,糧食產量連續7年保持在1.3萬億斤以上。2021年,我國糧食產量13657億斤,同比增長2%;單產達387公斤/畝,比2015年增長16.8公斤;人均糧食占有量超過470公斤,超過世界平均水平。水稻、小麥兩大口糧自給率超過100%,玉米超過90%?梢哉f,實現了谷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

      然而糧食結構性問題也開始突出,滿足多元化需求的難度越來越大。2021年,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極端氣候、國際航運價格上漲等不利因素,我國糧食進口量突破1.6億噸,其中,玉米2835萬噸、大豆9652萬噸。近年來,我國大豆自給率約15%,食用植物油自給率約33%。值得注意的是,谷物進口比重不斷上升,其中,玉米、大米和小麥三大主糧凈進口呈現常態化,特別是玉米進口量已連續兩年突破進口配額。

      二看能源。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提出了“四個革命、一個合作”能源安全新戰略,推動能源消費革命、能源供給革命、能源技術革命、能源體制革命,全方位加強國際合作!笆濉逼陂g,我國能源自主保障能力始終保持在80%以上,供需關系持續向好;截至2021年10月底,可再生能源發電累計裝機容量突破10億千瓦大關,其中水電、風電、太陽能發電和生物質發電裝機規模均持續保持世界第一;2021年,全國原煤產量41.3億噸,同比增長5.7%;原油產量1.99億噸,同比增長2.4%。

      盡管能源供給能力和質量提升,但能源安全矛盾也不容忽視,突出體現在油氣安全上。中國石油集團經濟技術研究院發布的《國內外油氣行業發展報告》顯示,2021年,國內石油表觀消費量呈現近年來少見的負增長,石油對外依存度為72.2%;同期,國內天然氣消費增長12%,對外依存度升至46%。業內人士預計,隨著我國工業化、城鎮化推進,如果不采取有力措施,油氣對外依存度有繼續上升的趨勢。

      三看礦產。金屬礦產作為工業生產的重要原料,包括有色金屬、黑色金屬、貴金屬、稀有金屬。從近年來主要消費礦產情況看,鎳礦、鈷礦、銅礦對外依存度均超過90%,鐵礦石對外依存度超過80%,而稀土和鉛礦對外依存度則較低,約20%。分析起來,主要與我國礦產品儲量低、品質低以及提純技術低等因素有關。

      比如,我國鐵礦石儲量位居全球第四,但大多深埋地下,與澳大利亞、巴西等相比,開采難度更大、成本更高。同時,鐵礦石品位相對較低,含鐵比重不及全球平均水平。再比如,我國是硅的最大生產國,總量上能自給自足,但多晶硅的進口依存度超20%,金屬硅的進口依存度則不足0.1%。原因是提純技術的欠缺,導致高純度硅類制品要部分進口。

      可見,初級產品保障形勢并非高枕無憂。原因在于,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我國總體已進入工業化后期,即使資源能源的使用效率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其消耗規模也相當大。同時,我國一些初級產品的資源稟賦并不理想,人均擁有量低于世界平均水平,開采難和品質低并存。隨著居民生活水平提高,消費量快速增加,對初級產品的數量和品種都提出了更高要求。多重因素之下,不可避免要依靠國際市場。

      我們必須警惕單一領域出現的問題引發系統性、全局性風險。初級產品供應的嚴重缺口有可能演變成為“灰犀!笔录,特別是糧食安全更是不容有半點閃失。疫情發生以來,全球多個資源生產國的初級產品供給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問題,很多資源生產國開始重視環境保護和初級產品供給問題。如果未來反全球化情緒進一步加劇,這些對外依存度較大的初級產品很可能成為新的“卡脖子”問題。

      這就要求我們正確認識和把握初級產品供給保障,加強戰略謀劃,確保供給安全。把安全發展貫穿國家發展各領域和全過程,把安全問題擺在非常突出的位置。強調糧食、能源、重要資源要首先確保供給安全。高度重視初級產品供應中存在的重大缺口,密切跟蹤、深刻研判、充分準備。

      立足國內保障供給

      正確認識和把握初級產品供給保障,要增強國內資源生產保障能力。必須深刻認識到,我們要利用“兩個市場”,但也要有一個安全線,超過了以后就要亮“紅燈”。

      ——保障能力是“產”出來的。

      初級產品生產有其共同規律,不管是糧食還是能源,都必須發揮科技創新在初級產品生產中的第一動力作用,提高資源利用率和產出率,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的現代化水平。

      能源是工業的糧食,是國民經濟的命脈,也是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重要基礎。習近平總書記在考察勝利油田時強調:“中國作為制造業大國,要發展實體經濟,能源的飯碗必須端在自己手里!弊鳛槭澜缱畲蟮哪茉聪M國,只有把能源的飯碗端在自己手里,充分保障國家能源安全,才能把握未來發展主動權。端牢能源資源的飯碗,增強國內資源生產保障能力是關鍵。這就要明確重要能源資源國內生產自給的戰略底線,深化能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先進開采技術開發應用,優先發展非化石能源,推進化石能源清潔高效開發利用,促進區域多能互補協調發展。要把準區域能源發展的方向,例如內蒙古建設國家重要能源和戰略資源基地,山西通過綜合改革試點、爭當全國能源革命排頭兵,青海立足高原特有資源稟賦、打造國家清潔能源產業高地。

      糧食關乎國運民生。只有吃飯問題解決了,整個大局才有基礎性保障。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對我們這樣一個有著14億人口的大國來說,農業基礎地位任何時候都不能忽視和削弱,手中有糧、心中不慌在任何時候都是真理!北仨毶羁陶J識到,盡管我國糧食連年豐收,但是糧食安全基礎仍然不牢固、結構性矛盾仍然存在;靠別人解決中國人的吃飯問題,既不現實,也靠不住。確保糧食安全,需要堅守“谷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的戰略底線,夯實農業穩產增產的基礎,把提高農業綜合生產能力放在更突出的位置。推進藏糧于地、藏糧于技,確保糧食播種面積穩定,加快高標準農田建設,實施種業振興行動,提高農機裝備水平,保障種糧農民合理收益。主產區、主銷區和產銷平衡區要做到飯碗一起端、責任一起扛。

      ——保障能力是“儲”出來的。

      作為油氣進口大國,應把油氣儲備體系建設擺到與油氣勘探開發投資同等重要的位置,加快形成政府儲備、企業社會責任儲備和生產經營庫存有機結合、互為補充,實物儲備、產能儲備和其他儲備方式相結合的石油儲備體系。建立健全地方政府、供氣企業、管輸企業、城鎮燃氣企業各負其責的多層次天然氣儲氣調峰和應急體系。

      同時,應健全能源供應保障和儲備應急體系。統籌能源綠色低碳轉型和能源供應安全保障,提高適應經濟社會發展以及各種極端情況的能源供應保障能力,優化能源儲備設施布局,完善煤電油氣供應保障協調機制。完善煤炭、石油、天然氣產供儲銷體系,探索建立氫能產供儲銷體系。積極推動流域龍頭水庫電站建設,提升水庫儲能、運行調節和應急調用能力。

      目前,我國已經建立起運轉高效、管理規范的糧食儲備體系,政策性糧食庫存充足,調控資源豐富而有力,主要包括中央儲備糧、地方儲備糧和最低收購價糧等政策性庫存。實現糧食供需基本平衡,就要用好用活儲備調控資源,調節市場供求,既要防止糧食供應短缺引發糧價大幅上漲,又要防止糧食供應寬松造成糧價震蕩下跌。

      在保證口糧絕對安全的同時,還需在儲備糧品種結構安排上,兼顧主要副食品有效供應。目前,玉米、大豆在中央儲備中占比較小,在地方儲備中則更少。隨著消費需求的升級,大豆和玉米等飼料糧需求量有增大趨勢。應適當增加玉米和大豆等短缺品種儲備規模,促進儲備糧從總量安全向品種結構合理轉變。

      ——保障能力需要政府和市場兩手發力。

      必須深化能源和農業相關領域改革,堅持市場和政府兩手發力。糧食、能源、礦產等初級產品供給,一方面因為其基礎性、重要性,需要政策的高度關注;另一方面,也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

      穩定發展糧食生產,一定要讓農民種糧有錢賺、讓主產區抓糧有積極性。在這方面,既要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又要更好發揮政府作用。要加大對糧食生產的支持力度,逐步建立健全對主產區的利益補償機制,強化對產糧大縣的財政獎補力度,提高主產區重農抓糧的積極性。要加強對種糧農民的補貼力度,全面推行糧食完全成本和收入保險,讓農民種糧有奔頭。糧食生產效益低,如果完全依靠市場配置資源,實現糧食穩產增產目標的難度很大。

      “期貨是穩定初級產品供給的有效金融工具,應發揮期貨期權市場穩定初級產品供給的作用!眹鴦赵喊l展研究中心研究員段炳德表示,2021年,期貨交易所上市的期權成交量占比居前10位的玉米、天然橡膠、鐵礦石、棉花和銅,都屬于初級產品。期貨市場不斷發展完善,通過套期保值和發現價格,穩定需求方的成本預期。要加強期貨市場的制度完善,完善法規指引,防范金融風險,防范資本過度投機和放大一些初級產品的價格波動。

      ——保障能力需要優化利用國外市場。

      在供需缺口增大的形勢下,進一步豐富初級產品進口來源,減小對單一進口渠道的依賴。從我國對外依存度較高的農產品、能源產品和礦產品來看,目前主要進口國較為單一。例如大豆主要從巴西和美國進口,原油主要從沙特和俄羅斯進口,液化天然氣主要從澳大利亞進口,鐵礦石主要從澳大利亞和巴西進口,銅礦主要從智利和秘魯進口。進口單一容易受自然災害、地緣政治等因素影響,從而產生風險。

      多元化海外油氣資源獲取方式,是提高我國油氣供應保障度的戰略選擇。在兩次石油危機后,主要石油消費國都認識到過度依賴單一地區資源的風險,積極實施多元化的石油獲取戰略。中亞、俄羅斯地區油氣資源距離我國相對較近,且與我國政治關系友好,具有地緣優勢,未來應重點加強與該區域國家的油氣開發合作,同時加強海外能源資源運輸渠道的多元化建設。應注重油氣資源進口貿易方式的多樣性,增加長期供應合同占比。

      進口糧食是調節國內余缺的重要手段。從2021年第四屆進博會上的采購情況看,我國糧食企業在糧食貿易中還停留在采購階段,在進口來源地還沒有形成種植、加工、儲備、配送一體的全產業鏈發展模式。與跨國大糧商相比,我國糧食企業仍存在較大差距。要進一步增強全球糧食供應鏈管理能力,企業之間糧食、航運、物流等方面要實現優勢互補,增強協同效應。積極參與“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和地區農糧產業深度合作,在當地構建倉儲、加工、碼頭。

      (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本報調研組 調研組成員:本報記者 顧 陽 喬金亮 馮其予)

    初審:李里
    復審:王大鵬
    終審:孫玲姿
    新聞爆料:QQ群 41885496  熱線 8200999

    相關新聞
    下載膠東頭條

    映像膠東更多
    視聽中心更多

    膠東頭條客戶端   簡介:提供煙臺新聞、國內國際報道、便民信息、網上民聲等服務。

    煙臺公交客戶端   簡介:隨時隨地查詢公交運行位置,到點準時來接你,等車不再干著急。

    新聞爆料

    爆料熱線電話:8200999
    中國電信提供技術支持
    網友交流QQ群:41885496

    膠東在線版權所有

    網站簡介網站地址標識說明廣告服務聯系方式法律聲明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50岁女人做起来很紧为什么